2012年7月11日 星期三

966只是基本繪圖??



AAL:
基本上,我並不希望你將我的課程定位在基本繪圖能力。

對我而言,建築設計,敷地規劃本身就是一門應用科學,沒有理由把簡單的事理包裝複雜。一筆一畫地,建築設計就是要誠懇的把想法事情說清楚,誠懇地把圖畫得清楚明白,把業主的需求帶著服務的心意,盡力解決,然後在不影響與業主共識之下的機能與圖面裡,偷偷地或誠實地做一點美學上,讓自己覺得美,也讓業主將來無意間覺得這樣的比例耐看的小小的造型或設計。不是賣弄花拳繡腿,套弄高來高去的設計概念,引入大量言之無物的靈感、空洞的術語、華麗的詞藻,並不是不可以將其他藝術領域的概念用在設計的發想與概念,當然可以,但是誠實地面對「建築設計」,誠實地處理「動線機能」才是腳踏實地。如果,這些都滿足了,那麼。「文學上的平上去入、音樂上的曲調譜記、雕塑的光影進退、繪畫的潑墨渲染、舞蹈的張縮動靜、戲劇的腳本鋪陳、電影的橋段場景」,都可以是我們轉用的媒材。我無意針對任何炫麗的說法言論進行辯證。但我希望,如果你確定要上我的課程的話,你能夠對我要求的作業徹底執行,並安靜執行不要四處喧嘩。考試是相對競爭,過多的分享是在稀釋你自己的優勢。

我的教法很務實,每個步驟要求你清楚執行。為什麼大廳在這裡,為什麼水池在這裡,為什麼教室要緊鄰儲藏室,廣場的空間為什麼要一排座椅。你都要告訴我理由,清楚的理由。越清楚的邏輯,越熟練的步驟,才能在巨大壓力之下,自在行走宛如無人之境。

我曾經在課堂上要求同學用計算機進行空間量的試算,不要用太多的「大約」和「自信」。道理很簡單,因為面對業主,在我的草圖與模型之外,比例尺、技術規則與計算機都在會議桌上陪我一起征戰。我們所能透過計算或記頌的法規或數量的訊息,當然是讓業主知道的越清楚越好。我總相信,建築師考試的目標在於篩選實務上認真執行的踏實的建築師,而非譁眾取寵,口若懸河的明星。

之後許多同學反應,說計算機的作法被其他設計老師斥責為「愚蠢!」,我深感抱歉,但我得說,我深深相信,誠懇的面對這個考試,務實的和真實世界連結,才是真實的硬道理。宛如我們對每一位業主的誠懇,不論設計方案規模大小。而建築師考試中的建築設計,我從來都當作真實項目的態度去面對,而非應付考試般的敷衍。

這一陣子,又發現我自己家教班的部分講義,沒有被告知並經過我同意的情形下,在別的設計老師的授課場合中被當作補充講義發放,我雖然覺得訝異,但也無妨,能對別人有點幫助,總是好事。但深自感到可惜的是,那份資料僅被當作參考資料被一語帶過,其實裡面有許多重要事物與觀念,很值得琢磨。

總之,一些現象與事件,讓我決定自己帶學生,宛如教練訓練訓練選手一般。不願意在同學觀念和工具不足的情形下,還沒產生自己的一套功夫,因為太快聽見太多前人的意見,而模糊了自己一開始的相信與對策,反而無法建立信心。若無法從設計的過程中感受樂趣,就無法建立建築設計操作的信心,而無法建立建築設計操作的信心,考場上很難游刃有餘,兵來將擋而進退得宜。

在你確定要上我的課程之前,我想是不是麻煩AAL先寄一張你過去認為畫得較好的大圖給我,讓我了解一下你的情形。也稍微說明一下你目前的學習情形與遇到的可能的瓶頸。我們再來討論你是不是要來我這裡上課。

如果我能越了解你,我就越能夠知道你有哪些機會能發揮與可能的弱點要防禦。


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的上課模式。不過大致上,我的家教班和在實力上課時某些內容類似,但我的態度可能會更兇,要求較多,較嚴格。也因為小班教學,除了看圖的密度與詳細程度較充足之外,我會負起回答你所有問題的責任。上課太害羞安靜而不積極詢問我會是極大損失。當然,我也不會放任你黑暗中摸索。

最後一兩年,壓力一定會大許多倍。也提醒你在這段時間穩住陣腳,作息盡量規律。對考試才是有建設性。

以上。加油!

曹登貴

3 則留言:

IAN CHEN 提到...

看了這篇,真的有很深的感觸,我還是相信曹老師的邏輯與理念,縱使我現在在陳老師的門下學習他想要交給我們的思維。

運賢

紀璟凱 提到...

曹老師 您好

已看過您的建築快速設計教學書

很想知道您有在哪裡開班教學呢?

謝謝

Peter Tsao 提到...

你好一般金石堂、誠品均有售!謝謝您的支持!一起加油拉!阿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