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1月8日 星期四

304 忙碌的一天



早上的景觀建築學,是最後一堂的「期末簡報」,最後一分鐘裡,用兩、三句英文介紹設計構想,反正是最後一堂,反正是跑跑龍套,反正沒人會去斟酌我的文法,就當是一個練習,就當是一個未來情境的模擬,時間過去之後就隱匿在模糊的時光流逝裡,但練習帶來的成長卻會存在在我下一次面對考驗中。我一點都不怕丟臉。
中午,逸民兄論文口試,謝老旗下門生全員到齊,我完全看見逸民兄對論文的認真與用力。見到好久不見的黃崑山老師,從助教辦公室走到院圖,聊了一些系上的狀況,黃老師也給我許多有價值的建議與鼓勵。論文口試告一段落之後,接著趕到二年級實習教室。期末評圖終於讓他們有一次紮實的震撼教育,感謝sky的掩護與幫忙,也感謝孔老、吳老、商老師的體諒。
下午兩點多,體貼的猴子幫我把便當送到教室,結果忘了筷子!先吃一個止痛藥吧!其實我是盡量避免用藥的。趕快找筷子吧。商老師請我喝一杯咖啡,我停頓了幾秒,商老師說我太客氣。不過我知道不同場合應該扮演不同的角色,更何況我的確在他的語言裡學習到不少事,關於設計。我想我會找機會參觀商老師事務所,找商老師聊聊。
課程結束後搭高鐵到台中,六點半的理監事會議,2008年的團隊的最後一會與最後一宴,在「The ONE」的46樓宴會廳,印象中這是SOM多年前的作品,看著台中市夜景想著近日的混亂,無論是內在或外在的。今天晚上應該只有白開水能進喉嚨。
晚上十點,一部份的人吆喝去玩樂,比較文明的我們這一群,決定回家早點睡覺。搭胡兄的便車回家,「沒有不景氣,只有不爭氣!」胡兄的致詞,在這個兵荒馬亂的局勢裡更顯激勵人心。今晚比較脆弱,我被許多人的致詞感動到。
250cc的鎂福,應該在四個小時前喝完,不管,趕快喝完,然後在喝一杯溫開水。

給我一點時間,一件事一件事來,一步一步的,我會找到生活的主軸。

2 則留言:

artai 提到...

應該是KPF的作品囉!

工程筆(Peter Tsao) 提到...

感謝泰爺的提醒!
真是太不用功,越混越回去了!
哈哈!